逸仙

这个人很懒,很容易睡zha.......

(太郎x次郎)(虐向)樱花樱花想见你

太郎x次郎 樱花樱花想见你
* 虐向
* 死亡有
* (这篇好短!
* 名字出自RSP歌曲《さくら ~あなたに出会えてよかった~》
part1(一)
“又到冬天了吗,不到尘世间可是感觉不到季节的变化呢”太郎漫不经心地摆弄着暖手炉
“嗯~小酒酒和我可是心意相通的,我们都是温热的呦,哈哈哈哈!”
太郎习惯地听着全年都浸在酒里的弟弟次郎说着胡话,比起习惯,可以说这种生活让他很安心。还记得上一次次郎说出一句清醒的话还是自己被召唤到现世来时
太郎喜欢和弟弟在一起,敞开门扉,静静眺望。就像歌仙那样,感知季节的变化。身后的次郎也不时地斟满酒杯,望向窗外
“大哥,你也喝两口嘛~给你也满上呦”
次郎高举起杯,两颊上的红晕晕开了。次郎无奈地看着弟弟,用眼神回绝了他
“大哥可真是的!一点也不懂享受现世的生活”
“只有你最懂我了,对不对啊,小酒酒”
太郎知道,弟弟说的一点错也没有,哪怕那只是打趣的话。如果没有了次郎恐怕他会真的成为尘世的游魂。生为付丧神,身材如此高大,却无法被使用。他本痛恨这个世界,没有容身之地的话,不如消失了好。
生在春分,万叶樱下。自己就如同初绽的樱花,突然地降生在纷纷扰扰的尘世。生若夏花般灿烂,并非我本愿。三月和煦的春风,吹不进他被桎梏的心
酒酣的次郎向他伸出了手
“喔!是大哥!欢迎来到现世~”
次郎拉住了太郎的手,他感觉很温暖,初来乍到的他第一次对温度有了认识。回到町屋,次郎为他在眼睑旁染上了胭脂的颜色,就如同次郎自己一样,他对着太郎的手几番轻拢慢拈般的动作后,期待地看向他
“大哥,快把手伸出来”次郎一把拉住了他的手,认真地涂抹起来
“完成了!大哥快看,是金色的呦~”
太郎看着被染地金黄的指甲,和次郎的金色眼眸一样,他不忍俊笑了出来
次郎再一次牵住太郎的手
“大哥,和人家到屋顶坐坐嘛”
“大哥,明年也要和人家一起看樱花!”
“喔~是小猫!大哥快看…”
“大哥!”
.....
...
渐渐的,太郎不再去思考去厌烦这个世界,他听着次郎一次次对他百般依赖的呼喊声,找到了自己存在的答案
渐渐的,他有些喜欢上了这个世界,喜欢上了次郎。他喜欢被次郎依赖的感觉,喜欢在出阵前为他在束腰上别一朵樱花,喜欢在六点三十五分和他看太阳消失在地平线下,喜欢偷偷在在御守里放一支他喜欢的干花
某个雨夜,他悄悄地为酣睡的他盖好被子,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吻
如果平时规矩的太郎和次郎如此亲昵被鹤丸看到,这简直会成为本丸今年的爆炸性大新闻

太郎意想不到自己也会同尘世的人一样,无可救药地爱上这种感觉。次郎给予他的,他都甘之如饴。
part2(二)
夏至来临的前一天,太郎坐在窗前,已经有些灼热的风扑面而来,向他预告着夏天的到来。一切对于太郎来说都是那么美好,八月份的夏日祭该为次郎挑选什么样的浴衣,喜欢打扮的他肯定会好好对待的吧。
这样想着,太郎发现他对生活有了更多期待,也变得如他自己先前所说的世俗多了。不过只要有次郎在,怎样不都是无所谓的吗?
他在窗檐的一角挂上了晴天娃娃,希望明天也是个大晴天
现在的一切对于太郎来说都显得那么理所当然,不用拜托清晨的阳光也会到来,明天也能如约听到次郎的声音,也会和往常一样被戴着漂亮日式布簪花的他撒娇一通
太郎笑着,期待着夏至给他带来如期的惊喜
(三)
夏至已至,天空中飘着零零落落的小雨,昨天挂上去的晴天娃娃随着微风不安地摆动着。也许是下雨的缘故,太郎有些头疼,他把被子拉到一边,准备叫昨天喝多了的次郎起床,他已经准备好用一个大大的笑脸和自己最亲爱的次郎一起迎接夏天,却落了个空。
太郎只看到地上被次郎今天叠地整齐到反常的被褥。太郎慌了,这一切都和他预想的都不一样,他不停地使自己冷静下来,他安慰自己,说不定次郎只是提前去到庭院里了
他望向窗外,没有一个人
即使这样,太郎还是跑遍了次郎可能会去的每一个地方。他慌张地寻找着,汗滴从额头上不停滚下来,太郎的胸口像是被利刃狠狠的刺进了数寸,感觉难以呼吸,他大口地喘着气
“次郎!”
“次郎!!”
无论怎样地呼喊都没有答复
就像是神明对着他开了个玩笑
......
...

太郎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,他一次次深呼吸,胸膛里跳动的感觉却愈发激烈
太郎喘着粗气,他什么也没有想,随意拉开了一间居室的门,是五虎退。五虎退被突然闯进来的太郎太刀吓了一跳
“退,今天主人有没有下达任务?”太郎用太过于温柔的语气询问着
“是...是的”
“那你知道次...”
“次郎哥哥在修复室里”
他极力抑制住内心的惶恐,喉结上下滚动,汗水浸湿了乱发。看到这样一反常态的太郎,五虎退几乎要吓哭出来
太郎没有心思去想次郎现在是什么样子,也没有心思去想为什么没有人告诉他
他狂奔过去,推开门,看到了床上躺着的的确是次郎,床下净是沾满血迹的棉花球和纱布。次郎的身上缠着好几白色绷带,比较浅的伤口干脆直接暴露在空气中
次郎转过头来,看着突然闯进来的太郎
“大哥...对不起”他有气无力地呼喊着太郎
“好像...酒醒了呢”
眼前的一幕幕都使心力交瘁的太郎面临崩溃的边缘,他不敢想象下一秒的自己会做出什么来。房间里的空气像是凝结了一样,太郎的胸口撕裂了一般地作痛。偌大的空旷的房间里只听得到太郎高强度的喘息声
他直直地盯着次郎,这样的视线,让次郎感到害怕和不安,这和往日的太郎截然不同。哪怕太郎哭出一滴眼泪,他都会放心的多
太郎想和往常一样露出笑容,可是现在只挤出来了一个难看的表情,换作平时,次郎大概会笑他
“太郎...对不起...”
“我好像已经不能和你到夏日祭了...”
“你在说什么傻话…?如果要休养的话错过也没关系,无论到什么时候我都会等你!”
“谢谢你,太郎...真的...谢谢你...”
“......”
“太郎,我好喜欢你...”
细细的雨丝变成了漫天飞溅的雨滴,太郎知道,今年的夏至没有如约到来。
(四)
暮色渐渐消沉,满天星斗渐渐显现,离巢的小鸟没有回来。
如果这只是一个恶作剧,太郎大概会生气地弹他的额头,次郎会背对着他撅起嘴来
没错,这是一个恶作剧,是命运捉弄太郎的恶作剧
可悲的太郎,从一开始就被戏弄着,自己却浑然不知,乐在其中;可怜的太郎,他大概不知道,从一开始悲剧的结局就只有接受
小丑从独轮车上跌了下来,淘气的孩子指着他哈哈大笑,小丑也陪笑了起来
part3.
“小光,太郎那个样子还OK吧……?这可真是吓到我了”
“他大概还接受不了吧,毕竟是那孩子的哥哥”
太郎拿起次郎的和服,嗅了嗅,全是他的气息,好像还残存着他的体温
“次郎,你会一直陪我吗?”
太郎自说自演着
太郎知道,当河面上最后一块浮冰也消融的时候,樱花也就快要绽放了
每一朵花瓣明明只能和这个世界一期一会,却只有短短数天
早知如此,我还会不会在此生与最美的你相会?
早知如此,我还会不会期待着明天的到来?
早知如此,我就已经选好了最正确的答案…

春分日,太郎早已经在站在樱花盛放的地方,春风正暖,天气正好
他举起了杯,仰头饮尽了甘甜的酒...
这一次,太郎醉倒了
他感觉时间过了很久很久,很慢很慢
太阳刚好从身前绕道身后,又从身后回到身前
太郎终于醒来了,就在那盛放的万叶樱下
他慢慢睁开眼睛
“喔!是大哥!”
是次郎,他向太郎伸出了手
“我回来了,次郎”
离巢的飞鸟回来了,他遵守着约定,就在樱花盛放的地方。就在三月,春风正暖,天气正好
“我果然还是最喜欢大哥了~”
这一次,次郎把头一下子埋进了太郎的胸膛,他调皮地扬起头,用食指卷曲着太郎的头发
“大哥,傍晚一起去喝酒、赏樱花吧”
这一次,太郎没有拒绝,他紧紧地抱住了次郎
“嗯,今年也是樱花盛开呢”
“大哥今年会陪人家去夏日祭的对吧?万屋的夏日祭超有趣!”
“嗯,什么都答应你”
……

太郎无奈地笑了,他知道自己放不下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弟弟
所以他按照约定回来了
他发誓自己再也不会离开
他会按照约定去陪他到夏日祭典
他还会在早晨在给次郎留下早安的讯息
他还会和他想的那样一直陪着次郎
今天是这样,明天也会如此
春风抹去不了两个人的约定,我们约定的那天到来之时,也会是一个大晴天
即使我们约定的那一天不会到来,我也会撑着那把你送我的纸伞在樱色的天空下等你来

—(终)—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当狸猫来寝当番...

同田贯正国x女神神者。寝当番






“哈~今天轮到我来守夜了吧……”同田贯正国打了个哈欠
听到守夜二字的你,不忍俊笑了出来,立马向他解释了寝当番并不是简单的守夜
“喔,我懂了,要监护着主人睡觉就好了吧”
“毕竟我们是武器,朴实刚健!不要让敌人趁着夜色有可乘之机”
看着他坚定的眼神,你哭笑不得,不打算继续纠正他
正国大概是第一次和女性在夜晚共处一室,他在女审神者的闺房里坐立不安,你试着和他闲聊,让他放松一些
“你在...说什么话啊!什么只是审神者和付丧神、主人和附属的关系!”
“你...和我在一起...这个时候...”正国越来越语无伦次,面对面前这个女孩子,他很慌张
“总之...你可是个真正的女孩子,我今晚不会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,更不会让你受到伤害,快睡吧。”说完,他背过身去,正襟危坐在你旁边
你极不情愿地答应了,本以为可以让他稍微敞开一点心扉。看来今晚就要乖乖地早睡了。听着庭院外的白噪音,你还是辗转反侧睡着了
半夜,你被喘息声惊醒,连忙揉揉眼睛想要看清,拖着被子起身开灯
“一,二,一,二....”
“醒了?”
“啊,抱歉,是我锻炼吵到你了吧…不过,只有变得更强才能保护你!”
突然听到这样的话能从正国嘴里说出,你感到十分惊诧,不知该回复什么好
你们对视了片刻,他立马意识到了刚刚说出的话十分不符合他的作风,于是立马救场接上了下半句
“这是我作为武器的本职...”
你呆呆地将视线向下移了几公分,看到了正国身上的刀疤
结实的线条分明的肌肉上都布满了伤疤,胸膛上遍布了和敌人斩杀过的痕迹,这都是些深入肌肤数寸才能留下的。想到这些,你理解了正国如此的性格
你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,用手指轻轻抚摩着他的身体,每一寸肌肤,顺着肌肉的线条,寻找着他的秘密,褪去他的衣衫,想要知道他的更多
“喂!你...在做什么!”正国已经忍耐到极限了,他恼羞成怒地直视着你,一下子重重的地握住你的手腕,把你压倒在身下
你因为疼痛和突然的惊吓挤出几滴眼泪,支支吾吾地解释自己不是故意的
正国注视着你无辜的脸庞,渐渐松开了你的手腕,脸上愤怒的表情也褪去了
“真的很抱歉,突然这样失礼,请原谅我”
“真是的,我到底在想什么,竟然对一个女孩子...”
你背过身去,撅着嘴不肯原谅他
“那个...真的对不起,作为赔礼…”
“你这么想摸我的身体的话,可以让你试试...”
你转过身看着正国紧闭着眼一脸做好觉悟的样子,怒火一下子消散了,哭笑不得
你到他身边,给他穿好衣服,今天就这样算了吧
“谢谢...”正国松了口气
你的脸上也浮现出了笑意
正国低下头,不想让你看到他狼狈不堪的表情,在你眼里,大概尴尬二字已经写在他的脸上了
“那个,我...我再也不会拒绝你了”
你开了个玩笑试探一下他
“什么?!下次出去要骑在我的肩膀上,绝对不...”
正国抬头看到满脸期待的你,立马话锋一转
“好吧好吧,我答应你,不过就这一次”
你再一次提出了要求
“嗯...”
他这一次什么也没有反驳,只是轻轻为把头枕在大腿上的快要睡着你盖上了被子,注视着...















“余生我会试着接受你的一切”
“晚安”

当青江来寝当番...

笑面青江x审神者






“哦呀~又是一个美妙的夜晚呢”你微笑着点点头
青江停顿了一下,微微皱起眉头
“不过,在多少年前,就是这样的夜晚,就在树林里,我亲手斩杀了一个笑着的女鬼...”
“哈哈哈,对于人类的你来说,听起来有些荒谬,对吧?”
你下意识的望向了庭院,在你一直以来对于黑暗的恐惧的作用下,不禁开始牙齿打颤,把被子卷的更紧了一些
“吓到了吗?”
“好了,我的小猫,害怕的话,就快点躲到我的怀里吧”
青江凑过来,用低沉的声音在你耳边呢喃,如同娇艳欲滴的花引诱振翅的蝶一般。
在恐惧和引诱的双重作用下,你乖乖的把身体向青江进一步靠近。青江将军服外套脱下来,披在身上,从身后抱住了你,军服刚好可以容纳进怀中的你。
“对,就是这样,乖孩子”
你听到青江不以对待审神者的称谓称呼自己,心里有点小小的委屈和生气,刚想对青江发起脾气来,却想到女鬼的故事,还是什么都不要做吧
“哈哈哈,小猫生气了吗”
青江把腰弯下去一点,你们的视线刚好可以齐平。
“那可真是对不起了,作为赔礼,以后每天都和我这样在一起吧”
“如果有什么邪魔,我都会为你斩杀,你只要像这样,藏在我的怀里”
听到这里,你的脸一下子红了,紧张地不知该回复他些什么。这样的夜晚,是你第一次度过,你甚至不知道该不该称它是个浪漫的夜晚。
青江微微的笑着,侧过身子,一手环抱着你一手托着头靠在窗沿,碧绿色的眼眸将视线投向窗外。
“看,是萤火虫呢”
你向窗外望去,看到星星点点的微弱火光散落在夜幕中,就像音符被打乱在乐谱上,奏出了活泼又迷人的音调。
“这大概就是夏天所特有的情趣吧”青江低头注视着看得入了迷的你,蜻蜓点水一样在你的面颊上留下了一个吻。
被偷袭的你有些惊慌,把头一下子埋到了青江的胸膛上。意外地,这感觉让你很温暖,很依赖,你不再那么害怕。
心跳渐渐平静下来,你的眼皮渐渐垂了下来,瞳孔不再紧紧聚焦,用余光瞥向窗外,萤火虫的光像是跳跃的霓虹,窗外的虫鸣到底是舞台上的歌舞声还是台下酒客舞伎的谈笑。
在他的怀里,你就身处不夜城,就算在这样的流光溢彩下,心里还是会无比平静,你合上双眼,进入无法分清虚实的梦境。这时候,你听到了那邀请一般的声音
“就这样笑起来吧,微微的~”



当药药来寝当番...

药研藤四郎x婶婶 寝当番




“大将,已经十一点了哟,快点去睡觉吧,不然对身体可不好的。”
药研合上了书,放在枕边
“就算是夏天,也请不要提出这么不讲道理的要求!是凉爽的夏夜,不就更应该安心睡眠吗”
你看着药研难得放下书本认真劝阻你的样子,你关上了手机准备乖乖就范。
你百无聊赖地把目光投向庭院,皎洁的月光把整个本丸包围,湖水在银白色月光的覆盖下,显现出来与夏天不相称的凉爽。听得到蝉在叫,心情被扰乱了几分,你把目光转向药研,他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你,生怕会丢了一样。
“....哦,怎么了,大将?”
他回过神来,像是一只被吓到的小猫
“是睡不着了吗,大将?”
你点了点头
“唔...这样啊……”
“听明石国行说过,冬日午后的阳光会让人很舒服呢,一个人看着窗外一片厚厚的积雪就懒散的睡着了”
“哈哈,不过那家伙还总是一副没有干劲的样子呢”
想到明石中午觉醒来到处找眼镜的样子,你不禁偷偷地笑了
“照顾大将和照顾弟弟们很不一样呢...”
“诶?我为什么会说这种话?....因为....大将很可爱”
看着羞红了脸的药研,你摸了摸他的头,传来了很柔软的触感,你忍不住离药研更近了一些,嗅到了他身上淡淡的草药香味,难道这就是每天药研所接触的东西吗
“大将...”
听到药研的呼唤,你立马从幻想之中抽离了出来。
微风拂过,凉气从半开的窗户被夜晚送了进来,你打了个喷嚏,揉了揉眼睛,连忙和药研解释自己不要紧的
药研马上拉上一半窗帘,使房间和夜色隔开了,成为了只有两个人的世界
“大将!不要紧吧!”
药研掀开被子,钻进被子里和你共享这份温暖
“怎么样,大将,有没有觉得更暖和了?”
你有些难以理解他的行为,不过即便是付丧神,和自己面对面的也是个少年的俊俏脸孔,你感觉到心脏已经开始狂跳不止
药研在被子里抓住你的手
“嗯...有些冰冷,大将身为人类,体温却不如刀剑温暖吗”
药研更加靠近你,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的一呼一吸。药研打量了一下,从身前抱住了你,你感觉世界简直在暧昧的空气中缄默了,扰人的蝉也不在鸣,只听得到两人交叠的心音和呼吸声
“大将...有没有好点....?”
药研的脸一下子红了,漂亮的眼睛不知道该向目光投向何处
“抱歉,大将,我突然会这么做...”
“因为...大将啊”
“我喜欢你”